钢纤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纤维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宋孝宗名相陈俊卿生平简介陈俊卿是怎么死的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3:03:40 阅读: 来源:钢纤维厂家

宋孝宗名相陈俊卿生平简介 陈俊卿是怎么死的

陈俊卿(1113年—1186年8月8日),字应求,莆田(今属福建)人。宋孝宗时期名相、诗人。

宋高宗绍兴八年(1138年),陈俊卿登进士第,授泉州观察推官。累官殿中侍御史、权兵部侍郎。宋孝宗即位,迁中书舍人,充江、淮宣抚判官兼权建康府事。隆兴元年(1163年),建都督府,除礼部侍郎、参赞军事,为汤思退忌,出知泉州。乾道元年(1165年)复召,又为钱端礼所忌,出知漳州,改任建宁府。

乾道三年(1167年),召为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。乾道四年(1168年),拜尚书右仆射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。后因与虞允文不协,出知福州,兼福建路安抚使。淳熙二年(1175年),再命知福州。力求去,提举临安府洞霄宫。淳熙五年(1178年),起判建康府、江南东路安抚使兼行宫留守。淳熙九年(1182年),以少保、魏国公致仕。淳熙十三年(1186年)卒,年七十四,追赠太保,谥号“正献”。

陈俊卿有遗文二十卷、奏议二十卷,均佚。《全宋诗》录其诗九首。

宋孝宗名相陈俊卿生平简介

陈俊卿生于宋徽宗政和三年(1113年),自少严肃持重,不苟言笑。其父陈仁去世时,他像成年人一样操持丧事。

绍兴八年(1138年),陈俊卿中进士第二名(榜眼),授职泉州(今福建泉州)观察推官。陈俊卿在任内兢兢业业,同僚召集宴会时,他总是婉言谢绝。一日,郡中失火,郡守汪藻前来巡视,众官员正在别处饮酒作乐,陈俊卿将自己的轿夫借给别人,自己像以往一样因迟到而被诘问,陈俊卿只是深表歉意。不久后,众人得知了实情,向陈俊卿询问原因,他说:“我不能阻止同僚的行为,又借给他们仆人,怎么能说没有过错。当时汪公正在气头上,他能容忍我为自己开脱,而加重别人的罪过吗?”汪藻因而非常佩服陈俊卿,认为自己比不上他。

陈俊卿任满后,适逢秦桧当权,秦桧因他不依附自己,任满其为南外睦宗院教授。不久后,加职南剑州(今福建南平市、延平区一带)通判,还未上任而秦桧已病死,陈俊卿便以校书郎之职被召回。宋高宗赵构挑选敦厚、稳重的人辅佐普安郡王赵伯琮(即后来的宋孝宗赵昚),陈俊卿被拜授官为著作郎兼普安郡王教授。陈俊卿向赵伯琮授经时,严肃地站立着,赵伯琮喜欢玩蹴鞠,陈俊卿就朗读韩愈劝谏张建封的信劝讽他,赵伯琮恭敬地听取了他的劝告。

陈俊卿后来历迁监察御史、殿中侍御史。创议道:“君主以兼听为美德,必然从根本上处事公正;人臣以不欺骗君主为忠诚,必然对大事通达。驾驭下属的办法,应该是恩威并施,抑制骄将,振作士气,那么纲纪端正而号令得以通行。”陈俊卿便弹劾韩仲通以冤陷无辜来附会秦桧,秦桧党人已全部被逐出,而韩仲通单独留下;刘宝总领京口,任意殴打、克扣士兵,并抗拒命令不分兵戍防。二人于是各自获罪。汤思退专权时,陈俊卿说:“冬天没云而雷鸣,这是指责宰相上不合天意、下不满足人望。”高宗便诏令罢免汤思退。

当时金国毁盟入侵之势态已经非常明显。陈俊卿便上疏举荐被闲置已久的张浚,但奏疏并未得到回音,他于是请求入宫召对,向高宗竭力陈说利弊,高宗才开始醒悟。数月后,高宗派张浚出守建康府(今江苏南京)。陈俊卿又说:“内侍张去为暗中阻止出兵,并陈述躲避敌人的计谋,动摇已定下的计划,请按军法论处。”高宗对陈俊卿说:“你可以说是仁者中的勇者了。”旋即被任命为兵部侍郎。

绍兴三十一年(1161年),金海陵王完颜亮率军渡过淮河,陈俊卿受命整顿浙西(今江苏苏南地区)水军,李宝凭借浙西水军等力量取得了陈家岛海战的胜利。同年九月,完颜亮在瓜洲(今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瓜州镇)渡江作战时死于内乱。完颜亮死后,高宗命陈俊卿治理淮东堡砦的屯田,并对所过之处的流民加以安抚。金世宗完颜雍刚即位时,派使者向宋议和,朝臣多附会同意和议。陈俊卿上奏说:“和议,本就是是不得已的事情,如果把得到过去的疆土当作实利,那么得到了未必能守住,这也只是一纸空文罢了。如今不如先端正名份,名份正那么国家威强,岁币就可以减少。”陈俊卿于是陈述选将练兵、屯田减租的策略,建议挑选文臣中有胆略的人为参佐,让他们考察军政,学习军务以储备将才。

绍兴三十二年(1162年),高宗禅位于太子赵昚(宋孝宗)。孝宗刚刚即位,陈俊卿便上书说:“治国的要领有三方面:用人、赏功、罚罪,这些方面之所以能推行下去就在于公正而已,希望陛下留意。”旋即升任中书舍人。当时孝宗立志收复失地,正把天下大事交付张浚。因陈俊卿忠诚正直、沉稳有谋,孝宗派他以原职充任江、淮宣抚判官兼管建康府事。陈俊卿上奏说:“吴璘孤军深入,敌人全军抵御,以致久久不能攻下,这是危险的策略。两淮的形势已很危急,应分别派遣水师直捣山东,金人必然回师自救,而吴璘可以乘胜夺下关中。我军等金军未到,先击溃其腹心力量,这是非凡的功劳呀。”正遇主和的呼声很高,孝宗命吴璘班师,也召回陈俊卿。陈俊卿奏陈十事:制定规划,振兴纲纪,劝勉风俗,严明赏罚,重视名份,遵从祖宗之法,蠲免无名之赋。

隆兴元年(1163年),建立都督府,陈俊卿被拜为礼部侍郎、参赞军事。张浚当初计划大举北伐,陈俊卿不同意。正遇谍报说金军聚粮于边境,诸将认为金军在冬季一定进军,应在金军行动前发兵,张浚便向朝廷请求北伐,宋军初战告捷,相继攻克灵壁(今安徽灵璧)、虹县(今安徽泗县)等地,但不久后便在符离之战中大败,陈俊卿也退守扬州。主和派庆幸他们的失败,主战派的意志也被动摇。张浚上疏待罪,陈俊卿也请求一同受罪,孝宗下诏将其各降二级。谏官尹穑附会宰相汤思退,认为应该罢除张浚的都督之职,改为宣抚使,管理扬州。陈俊卿上奏说:“张浚果真不可以用,那么就应该另选贤将。如果想责令他以后建立功绩,就请降他的官级以示惩罚,这是过去的法律。今天削去他的都督重权,置于扬州死地,如果他请求拜见皇上,台谏官加以阻拦,张浚所有的人情都失去了,还有什么后效可图?提出这个建议的人只知道厌恶张浚而想杀掉他,不是为恢复国家大业考虑。希望陛下下诏警告内外将领协调一致,使张浚自建成效。”陈俊卿再次上疏,孝宗醒悟,便任命令浚为都督,又召他为宰相,但最终还是被汤思退、尹穑所排挤,被派往江、淮视察军队。陈俊卿多次上书请罪,孝宗命他以宝文阁待制之职外任泉州知州,陈俊卿请求任宫祠官闲居,于是被任命为提举太平兴国宫。

隆兴二年(1164年),因金国又挑起战事,主和派汤思退获罪贬谪,太学生们请求孝宗召回陈俊卿。

乾道元年(1165年),陈俊卿入宫应答孝宗的询问,孝宗予以慰劳,陈俊卿便极力阐述朋党的弊端。不久后,拜官吏部侍郎、同修国史。他论述人才应当以气节为重,有气节的人,即使有小过也应当宽容他;奸邪的人,即使颇有才能也应当加以警惕。外戚钱端礼起用同乡亲戚为参政,想要快速获得相位,遭馆阁之士指责。钱端礼派门客私下告诉陈俊卿,自己百姓,一定引荐他共同执政,陈俊卿坚决拒绝。次日,陈俊卿进宫向孝宗读《宝训》,正涉及到外戚的内容,于是就说:“本朝家法,外戚不得参预朝政,意义深远,陛下应严格遵守。”孝宗点头称是,钱端礼因此怨恨他。后担任建康府知府。

乾道二年(1166年),陈俊卿担任吏部尚书。当时,孝宗未能去除蹴鞠的爱好,将要游猎白石。陈俊卿引用汉桓帝、汉灵帝、唐敬宗、唐穆宗以及司马相如的言论极力劝孝宗引为借鉴。孝宗高兴地说:“朕完全看到了你的忠诚、正直,朕决意重用你。朕在藩邸时,就知道你是忠臣。”陈俊卿拜谢。

陈俊卿又受命担任金使馆伴,便拜官同知枢密院事。当时曾觌、龙大渊倚仗旧恩,窃取威福,士大夫多出自他的门下。等到陈俊卿任馆伴使时,龙大渊为副职,陈俊卿在外面见到他,不与他说一句话,龙大渊呈上名片请求接见,陈俊卿也谢绝不见。洪迈告诉陈俊卿:“有人说郑闻拜官右史,某人当拜某官,可信吗?”陈俊卿追问消息从何而来,洪迈回答说从龙大渊、曾觌处。陈俊卿拿洪迈的话质问孝宗,孝宗说:“朕怎么会曾想到用这些人,一定是私下听到的消息。”于是下旨让龙大渊、曾觌离朝外任,举朝内外称快。

金送信给边境的官吏,要求索取以前所俘之人。陈俊卿请求用:“誓书中说:‘俘虏、叛亡是两回事,俘虏遣返已经很多了,叛亡的人不应该遣回。况且本朝两淮的百姓,为金国所俘虏的约数万人,本朝未曾因此而说什么,恐怕破坏两国的和议,使两国边境的百姓不得安宁。或许交战,那么曲直胜负就明显了’”来回报。

镇江军统帅戚方剖剥军士,陈俊卿上奏说:“内臣中有主管戚方的官吏应一同惩罚。”孝宗便下令罢免戚方,把内侍陈瑶、李宗回交给大理寺调查他们贪赃的材料。十一月,应当进行郊祀而天上雷鸣,孝宗亲写诏书,警告大臣,叶颙、魏杞都被定罪罢职,陈俊卿出任参知政事。当时四明献上银矿,将要召冶工在禁中锻造。陈俊卿上奏说:“陛下不去做帝王大事,而管有关部门的小事,恐怕会遭有识之人轻视。”翰林学士梁克家、莫济一起请求外出补官,陈俊卿奏道:“这二人都是贤才,离朝很可惜。”他便弹劾洪迈奸险狡诈,不适合在孝宗身边仁宗,洪迈于是被罢职。孝宗下令减去福建钞盐,罢免江西和籴、广西折米盐钱,免去诸道过去欠下的金谷钱帛数以万计。此后,政事稍稍集中于中书。

龙大渊死后,孝宗同情曾觌,想召他回朝。陈俊卿说:“自从赶这二人出朝廷后,内外百姓没有不称快的。今天又召回曾觌,必然使天下人大失所望。臣请求先将臣罢职。”孝宗于是不召曾觌回朝。殿前指挥使王琪受命前往巡视两淮城壁回朝后,推荐和州教授刘甄夫,刘甄夫得以被孝宗召见。陈俊卿说:“王琪推荐士兵将官是他的职责,教官是否有才能,关王琪什么事。”正遇扬州上奏说王琪传旨增筑之城已竣工,陈俊卿以此事询问孝宗,孝宗说他未曾下过这个命令。陈俊卿说:“如果诈传圣旨,这不是小的过错。”又奏道:“君主日理万机,怎能完全防范得到一切事情,只能凭借纲纪、号令、赏罚。不杀王琪,以后臣子就没什么事做不出来。”王琪因而被降级罢官。

最初,禁中密旨直下各军,宰相大多不清楚,内侍张方的事件暴露后,陈俊卿上奏说:“从今以后各个部门根据御笔亲令处理事情,必须奏审才能实行。”孝宗采纳了他的意见。不久后,因为宫内各部门不满,孝宗收回前命。陈俊卿说:“张方、王琪的事情,陛下的决定已清楚,忽然又告诉大臣说:‘禁中取一点喝的一点吃的,也必须等待申请、审批,岂不是停滞不前。’臣所考虑的事是大的命令,如三衙发兵、户部取财物,怎能是宫中细小的事情。我们只是充数的,最后裁断还是要出自陛下的命令。凡是奏审要取决于陛下,不是臣想专权,且并非新的条款,只是重申旧制。现在已经下令实行了又收回成命,内外惶惑,恐怕小人会怀疑我们因此而激起了陛下的怒意。”孝宗说:“朕怎会因为小人的话而怀疑你们呢?”

同知枢密院事刘珙入宫回答孝宗询问时,与孝宗争辩十分激烈,违背孝宗旨意。刘珙出宫后,孝宗亲书诏令任命刘珙端明殿学士之职,外出他主管一祠观。陈俊卿立即把诏书藏起来不宣布任命,私下上奏孝宗说:“前天的奏札,臣确实是草草写成,如果刘珙有罪,臣应当先被罢免。刘珙去职的旨令,臣未敢奉命发出。陛下即位以来,听纳谏言、依靠大臣,都是扬德之事。今天刘珙因为小事获罪,臣担心从此大臣都阿谀奉承地拿俸禄,这不是国家的福气。”孝宗脸上久久呈现悔恨之色,令刘珙出知江西。陈俊卿退朝后上奏自劾,孝宗亲自写书挽留他,并说:“你即使一百次请求,朕也决不会依从。”

乾道四年(1168年)十月,陈俊卿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。

乾道五年(1169年)正月,经陈俊卿举荐,孝宗召四川宣抚使虞允文为枢密使。虞允文入朝后,孝宗任命就他为右相,陈俊卿为左相。虞允文建议遣使前往金朝索回北宋诸帝的陵墓寝庙,陈俊卿在孝宗面前陈述了自己的意见,又亲自写疏反对此举。孝宗使用弓箭,箭弦击中眼睛导致长眼膜,自此年六月开始到便殿休养。陈俊卿说:“陛下数月不亲临外朝,外间流言蜚语不断,都是辅相无德无能,不能事先询问,有损于圣德。陛下忧患勤俭,清心寡欲,前代英主所不能免去的陋习全都去除,看来只有骑射最终还未能忘怀。臣知道陛下并非乐于此种游戏,而是立志图谋恢复国土,所以埋头干事,检阅武装力量及储备,激励士气。陛下如果任用有智谋的人,分清赏罚,恢复信义,那么陛下的英名义烈,即使不能超过尊祖,也够震慑万里之远的敌人了,难道还限于区区百步间的骑射。陛下的身体,与宗族社稷百姓休戚相关,臣希望陛下将今日的事作为以后永远的借鉴。”

曾觌任职期满后,按例当轮换一个职位,陈俊卿打算任命他为浙东总管。孝宗说:“曾觌的意思似乎不想担任此职。”陈俊卿说:“此前陛下赶走了龙大渊、曾觌二人,大家议论起都很高兴。希望陛下去除个人的私情,伸张正义。”曾觌不高兴地离朝任职。枢密承旨张说为亲戚索求官职,害怕陈俊卿而不敢开口,恰巧陈俊卿休假,张说便向虞允文求官,得到了官职。陈俊卿听说敕令已经要发出,吩咐属吏把它扣留下来。张说惶恐谢罪。虞允文也面有愧色,但还是为张说的亲戚请求一个官职,陈俊卿始终不允,张说深以为憾。吏部尚书汪应辰与虞允文议事时意见不合,请求离朝,陈俊卿多次奏说汪应辰刚强正直,可以出任执政。孝宗最初与陈俊卿意见相同,但最终还是任命汪应辰为平江郡守。从此孝宗偏向虞允文,陈俊卿也多次请求离朝任职。

乾道六年(1170年),虞允文又重申向金索求北宋诸帝陵寝之事,孝宗亲自写札告诉陈俊卿,陈俊卿奏道:“陛下十分思念祖宗,想恢复故有的疆域,臣虽然愚钝无能,难道不知道热情赞扬陛下的计划,然而对于大事要考虑的万无一失,等一二年后,国家的力量稍强大些才可行,不敢为了迎合圣意而误国事。”陈俊卿于是闭门不出、请求离朝,孝宗让他以观文殿大学士之职出知福州。陈俊卿与孝宗告别时,仍劝其远奸邪、亲贤才,修明朝政,抵御外敌,泛使不能轻易派遣。陈俊卿离朝后,虞允文最终遣使出使金朝,最后不得要领。曾觌也被召回朝廷,出领节钺、位登保傅,而没有士大夫敢多说一句。

陈俊卿到福州后,为政崇尚宽厚,严厉打击盗贼,使海路平坦畅通,陈俊卿因功进升官职。转运判官陈岘建议在福州改行钞盐法,陈俊卿写信给宰执,极力说福建盐法与淮、浙二地不同,钞盐法最终未在福建施行。

在福州任职一年后,陈俊卿请求担任宫祠官,孝宗让他提举洞霄宫。陈俊卿回到家,看见破旧的府第只有几根柱子尚存,他仍怡然自得,毫不介意。

淳熙二年(1175年),孝宗再次令任命陈俊卿为福州知州。陈俊卿接连上章告归,孝宗拜他为特进,起授为通判建康府兼江东安抚使。孝宗召陈俊卿到垂拱殿问话,令他坐下,并赐茶。陈俊卿从容地说:“将帅应当由公选产生,臣听说诸将多因贿赂得官。曾觌、王抃揽权受贿,选用人都按御批行事。赃吏已调查清楚,而陛下亲自改正,这将如何劝惩人们?”孝宗说:“你说的很中肯。”陈俊卿上朝辞行,又上奏说:“臣离开国都十年,看见都城里谷贱人安,只有士大夫的风俗习惯大变。”孝宗询问原因,陈俊卿说:“过去士大夫奔走于曾觌、王抃府第的,有十分之一二,并且还害怕别人知道,现在就公然趋往,依附的人已有十分之七八,不再有所顾忌了。人才的进退取决于私门,实在不是朝廷的好事。”孝宗说:“王抃是不敢的。曾觌即使不时有所请求,朕大多予以抑制了,从今不会再来采纳他们的意见了。”陈俊卿说:“这些人声势已经增长,侍从、台谏的官职大多出自他们门下,不对陛下说实话,臣担心会有损朝廷纲纪,废坏有关部门的法度,败坏天下风俗,连累陛下的德行。”孝宗命二府在浙江亭为陈俊卿设宴饯行。

陈俊卿是怎么死的

陈俊卿离开建康十五年,父老乡亲们高兴他又回来任职。陈俊卿为政宽简,罢除没有名目的赋税。当时朝中多通行“白札”,派左右亲信送往,陈俊卿上奏陈说此事的不利之处,孝宗亲自撰写札子予以褒奖。后拜官少保,仍通判建康府。

淳熙八年(1181年),陈俊卿上章告老,以少师、魏国公之职致仕。

淳熙十三年七月二十二日(1186年8月8日),陈俊卿去世,享年七十四岁。陈俊卿刚患病时,亲自撰文给诸子说:“遗书中只需感谢圣恩即可,不要祈求陛下的恩泽及功德,不要请求谥号和树碑。”孝宗听说后感伤不已,为他辍朝,追赠太保,谥号“正献”,令建康路转运司安排丧事。

淳熙十五年(1188年)七月二日,陈俊卿葬于莆田县丰保里龙汲山。

广东肾病医院

山东妇科医院

南昌白内障医院